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好月嫂——给到孩子妈妈般的呵护

20余年专业服务 打造好月嫂家政知名品牌
全国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在某空域组织开展跨昼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8-12-16 15:01

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在某空域组织开展跨昼夜实战化

15日,一枚搭载104颗卫星的印度PSLV-C37型运载火箭从印度东部安得拉邦斯里赫里戈达岛上的萨蒂什

达万航天中心发射升空,刷新了人类用一枚火箭发射卫星数量的纪录,比此前由俄罗斯火箭保持的“一箭37星”纪录多出近70颗。

将这么多卫星通过一次发射送入轨道究竟有何意义?媒体及专家分析认为,印度火箭创造的这项“开挂”纪录在技术上并无太大含金量,其主要目的是展示自身在低成本卫星运载及部署领域的实力。这或许代表了未来小卫星发射的方向,对小卫星发射和应用起到推动作用。

印度之所以能实现“一箭104星”,很大程度上因为在PSLV-C37型火箭搭载的104颗卫星中,除了一颗重714千克“卡托萨特”-2地球观测卫星外,其余103颗均为微型卫星,这使得火箭总载重仅为1.4吨。

此次发射的目标轨道是太阳同步轨道。目前,世界上对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最强的火箭包括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的阿特拉斯5型火箭和俄罗斯“天顶-2”号火箭等,两者可送入太阳同步轨道的载荷分别达13.5吨和11吨。中国长征七号火箭对太阳同步轨道的运载能力也达5.5吨。从运载能力角度看,PSLV-C37型火箭与国际主流运载火箭相比并无优势。

事实上,“一箭多星”的主要技术难点并非载重,而是如何使这么多卫星互不干扰地进入轨道。目前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和组织并不多,包括美国、中国、日本以及欧洲航天局。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庞之浩对媒体介绍说,“一箭多星”发射有多种方式,印度此次采用的是直接发射、逐次释放方式,适用于对轨道高度、相位的精确性要求不太高的任务。俄罗斯用第聂伯火箭2014年创造“一箭37星”纪录采用的也是这种方式。印度此次发射在技术上也有一定进步,主要涉及分配器接口、时序控制等,但这些都算不上重大航天突破。

如果一次发射的多颗卫星对轨道高度和相位有较高要求,则需采用多星发射上面级技术。上面级又称“太空摆渡车”,是在火箭上面增加一级独立飞行器,当火箭将其运送到一定轨道后,通过多次点火启动将多个航天器送入不同轨道。美国、俄罗斯等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上面级技术,至今根据推进剂类型、有效载荷大小等划分,已形成数十种“车型”,比较著名的包括美国的“半人马座”、俄罗斯的“微风-M”和“护卫舰”、欧洲航天局的EPS和ESC等;中国也已成功发射远征一号和远征二号上面级;但印度尚未掌握这项技术。

既然仅凭一次发射入轨的卫星数量并不能说明“一箭多星”技术的先进程度,那印度为何要在发射数量上追求极致?这主要还是出于成本考虑。

众所周知,火箭发射成本极其高昂。此次入轨的104颗卫星中,有101颗都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商业卫星,其中96颗属于美国,另外5颗分属以色列、荷兰、瑞士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箭104星”式发射可以充分利用运载火箭的运载能力余量,经济便捷地将更多商业卫星送入轨道。

近年来,印度试图在世界商业发射市场争得一席之地,并一直将低廉的发射成本作为最大竞争优势。据媒体报道,印度空间研究组织收取的发射费用仅为其他航天机构收费的60%左右。

印度总理莫迪亲自为印度航天科技的低成本做广告。他曾在2014年说,印度发射一枚搭载4颗卫星的火箭的价格甚至低于好莱坞大片《地心引力》的制作成本。

2013年,印度发射一枚无人火箭至火星轨道,仅花费7300万美元(约合5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美国航天局类似的火星任务却要花费6.71亿美元(约合46亿元人民币)。印度此次发射使用的PSLV-C37型火箭成本也仅为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猎鹰9”火箭的三分之一。

分析人士认为,印度这次发射的成功,对小卫星发射和应用起到推动作用。小卫星的应用主要受成本限制,“一箭多星”可以降低发射成本,或许代表了小卫星未来的发射方向。但该方式也具有一定风险,一次发射的卫星数量太多容易相互碰撞导致任务失败。此外,小卫星功能有限、寿命较短,失效后将产生大量太空垃圾。对此,国际上也在研究小卫星发射、运行的相关规则。

他们的行为投射的是社会普遍的渴望。

作者:本刊记者 黄靖芳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10   带小孩满中国、满世界跑的爸妈,我们暂且称他们为“环游父母”。这个群体越来越成为被关注的对象,他们似乎不合流,却又受到莫名的追捧,观察他们的经历,也许能反映出一个特别的社会横切面。  我们都能形象地感知这个比喻:日常的生活犹如一列按照既定轨道行驶的列车,当有人选择偏离轨道时,不免有人想问,他们是谁?为什么这样做??  生活方式  首先必须得承认,旅游,是一种颇为奢侈的消费—不仅就物质层面而言,更是从时间的配额上来论。住和行的花销自不必多言,更为现实的是,被规律的上班生活所约束的普通人,无法腾出足够的时间来规划一次完整、舒心的外出。  这也可以充分解释,每到重大的节假日,出城的高速公路上、闻名遐迩的海岛入口,总是堵满了欲要逃离的人群—毕竟只有难得的长假期,才允许人们规划出充裕的逍遥光阴。诗和远方的意象,成为近年来不绝于耳的心灵安慰剂。  因此,当网上出现了哪对夫妇带着小孩环游世界等相关新闻的时候,页面底下总是难免充斥这样的评论,“这是有钱有闲的人才会干的事”。  作为曾经事件的主角之一,徐承华不认同这样的说法。2014年底的时候,他携妻子和两岁的儿子从中国出发,骑着三轮摩托车一路到北极圈。  面对源源不绝的质疑,他总是有理有据地进行反驳,有人说这趟旅行起码需要数百万,得是“富二代”才能做,但回国后细细计算的他们发现,这次途径12个国家的环球旅行,“只花了三十万元”,他总是喜欢补充接下来的一组数据来进行对比,“这只是北京、上海半个卫生间的价格。”  但事实是,三十万元,和半年的空闲时间,的确不是小数目。特别是如今分布在城市中,对于为数不少、为生活奔波的月光族而言,更是说不出口的奢望。  对于环球旅行前的徐承华来说,旅游本身就是工作,因为他的主业就是一名探险的向导,多次带队进到罗布泊、可可西里等当时的无人区,也曾带人攀登六七千米的雪山,工作虽然辛苦和充满危险,但相应地,也让他拥有了不错的收入和相对自由的时间。  他的妻子小猪在辞职前是一名上海的工程师,工作稳定,同时,“旅游”也是她非常认可的休闲方式,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个共同爱好一拍即合,相识和相恋。有了相当的积蓄基础和能够牺牲出来的空闲时间后,共识才能达成,因此,“旅行到北极圈”成为具有可行性的日程和梦想。  旅游是如此,骑行也亦如是。千里之外的河北,齐海亮也做着同样的举动。  十年前,他第一次接触骑行这项运动。  从老家的小村庄出身,他从街边吆喝水果买卖的小摊贩做起,白手起家,逐渐发展成拥有五间酒店的生意规模。日子当然是越过越好,从人生中第一辆的迈腾,到后来的奥迪和宝马,他的财富积累不断增长。但是长期埋头生意场,他身心都感觉疲惫;长时间通过轿车出行,他逐渐厌烦车内闭塞、密不透风的环境,这是具有象征性的感觉,更直接的是,财富的增长给他带来的满足感已经逐渐下降,骑行,成为宣泄所压抑的心理能量的出口。  同时也因为工作时间的宽裕,他得以每年空出一个月或两个月的时间,进行长距离跨省的骑行,旅途中心思放空,无所束缚,逐渐成为他认可和向往的生活。  因此,当萌生和女儿一同环游中国的念头时,他没有怎么犹豫。尽管当时他的生意正处于低谷,但多年的营商经验让他有信心东山再起;而此前积累起来的一些固定的资产收入能给予父母充足的物质保障,也让他出外没有后顾之忧。  由此看来,“出发去看世界”的决定,远没有那么地突兀和随意,背后是一个社会人的理性的选择。在选择之前,由旅游所代表的生活方式的烙印已经在他们身上植根。?  不理解  比路途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更难以对付的,是周遭质疑的声音、  这些质疑的来源,有来自同龄人,也不乏父母辈的阻挠。  每个人都预期着自己和他人并行在同一条社会轨道上,共享着相同的价值观和情感,这会带来相对的安全感,也会共同形成维系社会的价值纽带。  此前,来自山东兖州的翟峰就生活在这样一条常规、稳定的轨道上,他有着山东大汉典型的强壮身形,职业身份则和父亲都同是铁路系统的员工,尽管工资并非很高,但每月四千块钱的收入在一个不富裕的县城,和能延续至退休的工作合同,已经让他过上足够稳定的生活。  当他说出想去航海的愿望之时,身边的同事、即使他的妻子也难以理解—丢弃铁饭碗,逐海而居的原始人一般的生活,是那个价值观单一的小城被唾弃的选项。  而他随后更“疯狂”得彻底,卖掉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舍弃代步的汽车,转而用这些收入购得一辆二手的帆船,变身成他口中的“航海家庭”。安稳的生活和漂泊的旅行,是两代人或同辈人之间一场静无声息的思想博弈。  徐承华也有过类似的心路历程,最不解的是他的岳父,始终难以理解和认同他的工作,没有固定的岗位、收入,在他的认知里还不如当一个保安来得划算,因此在最初,两人的交流和沟通都很费力。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沿袭维持着的教育观念。  如果只是成年人铁定了心的出行,也不算特别费解,但是带上一名还未懂事的小孩,才是备受质疑的一点。这些被带去环游的小孩出行之初,年纪在两岁到八岁不等,都是社会观念中“没有形成认知”的年纪。  “这么小能记住什么事情?”、“出门在外如何照料?”以及“这个年纪就应该坐在教室上课学习”等等看法普遍、容易被解释和传播。  但是很明显的是,这些接受了通过外界各种渠道塑造了自己观念的父母,对于教育的看法已经脱离了普通的认知。比如长期在户外的徐承华,他爱好极限运动,更为人所知的外号是“老极”,他所热爱的和获取到的都是从攀爬、探险中的经历得来,户外教育对于他来说的重要性自然比其它更甚,而同样因为此,他自信有能力在路上保护自己的家人。  又比如齐海亮,十多岁便出外打拼,经历了各式社会面貌的他,认同的教育理念是,不应该对小孩进行过度的呵护和保护,毕竟进入社会拼搏后,他知道没人会谦让一个陌生人。  这些想法的冲突和碰撞,使得这场旅行无形中,成为印证他们教育理念的旅途。在这盘理念的赌局中,两方都坚守着自己的观点。?  光 环  从刚开始的争议声四起,到如今,这些当年环游世界的父母纷纷回来,公开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感悟,不难发现,当初那些理念的较劲中,他们占据了上风。  也许在实体资产的数量多寡上,他们略输一筹,但是在心理的排序上,毫无疑问,“环游父母”没有掉队。在社会的话语体系上,他们成为了具有鲜明个性的主角。  一方面,他们自己也切身地感受到,这股“冲动”影响了一群焦虑的人,他们的行为投射的是社会普遍的渴望。  假若社会上大部分人都活得心满意足,足够快乐和充实,那谁去环游世界,谁不上班工作,也许关系不大,但如果有人能从这股链条中脱身,那自然会引起骚动,表现出渴望和关注,网络时代,则体现为点击量和热度。  当前社会上关于教育、关于社会生活的热门的话题,也大多离不开关于补习班和学区房的讨论。而曾经因为环游世界的举动被主流声音“抛弃”的他,也有机会成为这些困惑的解答者。  曾经有焦心的家长找到徐承华,问他,自己的小孩才4岁,已经说出觉得活着没有意思的话了,他心急如焚。  徐承华知道这个逻辑,因此他说“如果不带评判意味去说的话,大众是需要消费这个话题”,而自己所经历的,游历到南极和北极这两个概念所附着的,更多是对于宽广的空间的象征。  另一方面,因为曾经拥有的对于社会情况的掌握和理解能力,“环游父母”有自己发声的途径,他们的理念能得以被大范围的传播和阐释,媒体的关注和曝光,更是起到助攻的作用。  在旅行之初,徐承华在悬崖上带着儿子荡秋千的照片,首先引来了香港媒体的关注,紧接着,是著名的电视台邀请他拍摄纪录片,旅程回来后,他还把自己的经历写成近三百页厚的书,封面是一家人在澄澈的“天空之镜”的合照。  至于此前的不理解,已经被稀释,他现在被贴上的,是自由、潇洒的标签,也是大家愿意关注和讨论的对象。  而那位一向不理解他的岳父,也改变了态度。在老极的访谈节目播出前,他会招呼亲戚到房间里,指着电视的采访对象,说道,“这是我的女婿”。  在杭州的小学课外活动中,他也被邀请去分享自己的户外教育的经历和理念。  如果消费是一个中性词,那么不会只存在单向度的消费概念,这些“环游父母”们,也渴望关注,其中,既包括他们在心理上想一直保持的“优势”,另外,也是获取新的资源的敲门砖。  如今还远在巴厘岛的翟峰,已经结束了航海的旅行,也一并结束了用飞行器环飞澳洲的旅途,但他没想过停下来,仍然坚持不懈地传播着自己的理念。因为有了名气,来向他取经的人越来越多,但他却苦恼于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理解,那个传说中突破了世界边界认知的亚历山大大帝,是他理想中要达到的高度。  2015年,上海的朱春夑也选择了放弃资产,开着房车带女儿环行中国。但是和外界预料的巨大的花费不同的是,他的房车和其它一些花销都获得了赞助,也就是说,具体的花费远比想象中的小。  而曾经是一名创业者的他,在工作中得知了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在行程中,拜访教育专家成为了重要的行程。而他也坦言,与媒体一直保持联系维持的曝光率,也让他在联系和沟通时少了很多障碍。  不管环游多远,社会仍是他们的舞台背景。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电话:

地址:

全国服务热线: 扫描官方二维码